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最沉重的负担不是工作而是无聊

——罗曼罗兰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 在报刊杂志发表作品近1000(篇)首。数次在全国各类诗、文在赛中获奖。

 
 

燃烧的记忆(原创)  

2008-08-08 01:08:52|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邹敢昆先生诗集《雪泥鸿爪》印象

 

和邹先生相识,缘于一张报纸。记得几年前一张报纸的同一版面上,我的诗作与邹先生的《咏江堤夜市》有幸相逢。读着邹先生那动人肺腑、牵人心魂的诗篇,我感动不已。

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邹先生的《咏江堤夜市》正是这样的具有时代性的作品。鉴于此,我写下了《释〈江堤夜市〉》一诗。

“哀乐之真,发乎性情……”在“江堤夜市”的性情之中,我和邹先生的哀乐之真促成了我们的晤面。

和邹先生相见,得知他一直在托人打探我的相关情况。然而,让我惊诧不已的是,邹先生说他准备将多年来的诗作整理、修改,准备结成一部诗集,且要将他的大手笔之初稿交我阅读,以求斧正。这对于初涉诗歌的我来说,着实汗颜、无奈。愧于不能胜此重任,我努力寻找理由婉言推脱。但终归没能拗过邹先生为人的那份真诚以及他对人的那份热忱与信赖,只能恭敬不如从命而小心翼翼应承……

捧读邹先生的诗集——《雪泥鸿爪》,一股清淡的墨香夹带着诗味拂面而来。激动之余,一股“冲动”从心底油然而生。尽管手拙笔钝的心理因素左右于我,但是,诗集中的清词丽句带给我的那份情感“冲动”岂能因此而掩抑?!

《雪泥鸿爪》作为一团燃烧的记忆,记录着邹先生的人生之旅。作为高级动物的人,除了自然属性,更具有社会属性和历史属性。因而,诗集也就打上了社会和历史的烙印。

“落日如盘映碧河,轮船犁出满江波。金涛翻浪千堆雪,嬉水顽儿鼓浪歌。”“童跃木排捷似猴,雀呼扳棹向中流。一声喝问天边至,白浪翻飞四下游。”这些深入浅出、情景交融的诗句,描绘出一幅幅诱人的画面,让人们从紧张的工作生活之中解放心灵,再次领略童年的纯真无邪和天真活泼。同时,也催人反思:青山绿水哪去了?现在的孩子们是否少了那份“天然的营养”?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孩子乃至成人,仿佛生活中有所缺憾。每一位家长乃至整个社会应当从何处入手,解放我们自己、解放孩子,使他们健康成长。邹先生的诗恰好暗示着这一发人深省的课题。

“小丫何事走如梭,露抹岸林蝉唱歌。轻举竹竿蝉蜕落,新衣学费暖心窝。”这既是对一个历史时代的记录,更是对那个历史时代之中的孩子们的一种赞美。我们从中感受、领略到中华民族勤劳勇敢、不畏艰难,自力更生、奋发向上的传统美德和乐观精神!

诗人是敏感的!

《求学路上》之“上苍何事乱跳珠,风雨常临半路途。檐下难忘姨送帽,乡情似火热乎乎”,给我们再现了中华民族助人为乐的纯朴感情和传统美德。同时,《襄河谣·风物篇》和《襄河谣·新画篇》也再次印证着邹先生的敏感。诸如“隔望秋汛扑长堤,万众查津昼夜驰。百里马灯霄际闪,天街人市望生疑。” 和“野兴何如雅兴差,轻骑一辆载全家。江堤夜市邀河饮,把盏听涛赏水花。”这无疑是两个历史画面的浓缩,表现了两段历史时期呈现出的两种民生之境况,让人们从中感悟社会的变迁和文明的发展以及生活、生存环境的好转。同时,也揭示出一个真理:只有拼搏奋斗,才会有幸福美好的明天。

人类需要诗歌!人类更需要用诗歌不断地反思自我,不断地和自己的心灵亲密接触、对话。尤其在我们这样一个有着三千年史诗教传统的诗词国度,其意义自不必说。作为普通人之中的一分子,更作为一位诗人,邹先生以他的不平凡人生经历作为主线,旁引时空为辅线,站在一种历史高度,结集成《雪泥鸿爪》,和我们一道探寻着人生、关注着社会、探讨着未来。

“立雪程门正是时,满园桃李已弯枝。好棋一局风吹散,投笔从戎另辟蹊。”邹先生是有志的。在他的人生遭遇困厄之时(推荐上北航,但由于一些原因未从愿),他没有消沉,而是引以为动力,更加珍爱生活、热爱祖国。“胸中祖国眼前君,怪底争观王幼平。使节亲临劳问候,一声问好母亲情。”这是邹先生人生困厄、投笔从戎援越时,见到驻越大使王幼平先生时的情感之发。流露出对祖国的热爱和对家乡的怀念。也记录了诗人和战友们反对霸道、渴望和谐、报效祖国的躬身实践。

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诗歌,作为一种最精纯的文学载体和特殊文学形式,所以能引人入胜、牵人魂魄,除了诗人骨髓中流淌的那份情感之重要,还在于诗歌本身的趣味性。“趣味”是中国美学的特殊术语,也是东方美学的一大特色。趣有了,才见味;见味了,才更生趣!

邹先生的诗集中,不乏趣味的存在(此处不作枚举)。从开篇《襄河谣·童趣篇(十四首)》到尾端《紫阳忆草之二(四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邹先生用各种意象把童趣、天趣、情趣、风趣、俚趣、理趣……恰到好处地融入到所要表现的主题之中,真正做到了形式、内容、艺术的高度统一。《雪泥鸿爪》站在灵魂的圣台上,给我们燃烧起一团特殊的记忆。

诗歌源于对人生隐秘经验的揭示和独特文本的试验。现代诗从19世纪20年代郭沫若的《天狗》到1989年初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谱写了一个相对完整的诗歌史。其间,徐志摩、戴望舒……顾城、食指因此而垂名。然而,1989年后,现代诗很不景气,让人不容乐观。少数坚持远离口号、口语、口水式写作的诗人很难擎起诗坛的大旗并引领诗歌前进。而邹先生的诗集,沿用古老的形式,注入新的时代元素,以表现主题为宗旨,摆脱因声调限制遣词而害意这一古老传统的桎梏,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在这种试验中,邹先生更把自己对人生和社会的感知通过理性的梳理和灵魂的雕琢,以文字语言表露出来,让我们感觉似曾相识而又仿佛陌生(套用现代书画艺术术语叫作“非驴非马”)。

在唐朝,为诗就有《三境》、《三格》之论。作为上格的意境,将物境、情境溶化成自己的意识和情感,升华到最美的境界。这种最美的境界,我个人肤浅认为,相当于“非驴非马”(即虚实相融)。

其实,比唐朝更早时就有类似的论断。《周易》第一卷首条爻象“龙”:“初九,潜龙勿用。”南朝学者沈麟士解释道:“称龙者,假象也。天地之气有升降,君子之道有行藏。龙之为物,能飞能潜,故潜龙比君子之德也。”通过描述某种物象而暗示作者的心意,即三国时期的王弼所说:“象以求意”,“得意在忘象”,亦即易学思维。而诗歌恰好就是以此为根本的。这种根本极大程度地丰富了诗歌这种文学形式或文学载体的内涵,给我们一种“有形”(精神上)、一种“无形”(现实中),一种可以意会而不能言传的意境。

作为一名文学爱好者,由于骨髓中那流动的异质,决定了邹先生不得不拿起炽热的笔,将喷薄的热血通过笔管注入纸上,可以说他是在用热血进行业余(但却是神圣)的写作。《雪泥鸿爪》大到民族、小到拾荒者,邹先生用特殊的文学语言匠心独运,恰好给我们营造了这种“可以意会而不能言传”的意境和氛围。当然,有些语言过于直白、意象的运用未能达到至高的境界。这些,对于一位业余作者来说,我想诸位读者是可以理解的。

《雪泥鸿爪》的付梓,是一位业余作者给对诗歌悲观失望者的当头棒喝(诗歌并没有死去,正在蓄势待发!),这是值得庆贺的。

数日前,邹先生电告,市作协不日将举办诗集《雪泥鸿爪》研讨会。我听后由衷高兴。其一,为《雪泥鸿爪》在读者中引起的反响。其二,为诗歌还有更多像邹先生一样痴迷而执著的膜拜者。其三,为仙桃这块热土上有一大批生力军正在为繁衍具有社会主义现代特色的先进文化而默默努力着。高兴之余,恰逢捧读该集获得的那份“冲动”正欲释放,写就以上文字。

说心底话,由于俗务缠身,导致对《雪泥鸿爪》的阅读不很充分。更加感悟能力所限,这些文字是否道出了该诗集的一鳞半爪,本人着实有些惴惴不安。但是,作为一份心愿,作为一份对诗歌的热爱,更作为一份非物质的(特殊)礼物,谨以此篇,祝邹先生之《雪泥鸿爪》研讨会早日开幕、且圆满成功,从这个意义上说,我那颗忐忑之心可能会或多或少获得一些安慰。

 

                                                                                                              08年8月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